1. <code id="dx5wh"><nobr id="dx5wh"><track id="dx5wh"></track></nobr></code>
    <object id="dx5wh"></object>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黨建好書
      桃花千枝蘊清雅 機杼精工繡中華——評和谷長篇紀實文學《綻放》
      發表時間:2023-03-09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編者按:

        趙夢桃——新中國紡織戰線上的一面旗幟,曾與大慶鐵人王進喜齊名,影響了半個多世紀人們的社會生活和勞動者的道德理想。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光明悅讀》特向讀者推薦著名作家和谷的新作《綻放》,作者在最美奮斗者女子群像的書寫中,以紀傳文學體例將十三位夢桃小組長的故事連綴起來,她們以青春伴紡車,在機杼聲里譜寫了一曲共和國紡織壯歌,展現中國女性昂揚奮進的美好形象。

       

        位于渭水之濱、九嵕山之南的陜西咸陽是“秦王掃六合,虎視何雄哉”的千年秦都,今天在“一帶一路”倡議、西部大開發等多重國家戰略中正揚帆起航。然而,人們永不能忘記在這座千年古都里曾為現代中國發展作出卓越貢獻的眾多紡織廠以及成千上萬的紡織女工。晚近著名作家和谷創作的長篇紀實文學《綻放》以全國勞模趙夢桃及西北國棉一廠夢桃小組近六十年奮斗歷程,擘畫中國紡織史,更以共和國最美奮斗者的故事,譜寫了一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現代紡織壯歌。

       

        機杼聲里的紡織中國

        五千年中華文明里紡織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文明意象。紡織提供給人類衣物,滿足人們保暖,以及對美的需求,黃帝垂衣裳而治、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夏商時期形成衣冠制度,服飾也因此成為中華文明重要內容。男耕女織曾是鄉土中國最基本的生產單位和家庭分工,紡織這個主要由女性承載的文明意象幾千年來牽引著中國人的感情。漢樂府里所吟“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唐詩所詠“織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等詩句,以及兩千多年來大量存在典籍文獻和文物上的采桑圖、耕織圖、蠶織圖、??棃D、棉花圖等圖像文本,皆證明紡織是中華文明最璀璨的光暈。

        《綻放》以一個個意蘊深遠而形象生動的紡織故事展開了一軸中國農耕文明向現代工業文明轉型的歷史畫卷。那是和谷筆下描寫的山頂洞人使用骨針縫制獸皮衣物;是從長沙出土的戰國時期中國最早的一塊麻布;是金雀山漢墓出土的帛畫上可能是中國最早的一輛紡車。世界紡織業形成以印度為代表的棉布文化圈、埃及和兩河流域的羊毛、亞麻文化圈,以及南美智利和厄瓜多爾等地的羊毛、獸毛文化圈,中國則屬于葛麻絲綢文化圈,故此,和谷以《詩經·東門之池》中的“東門之池,可以漚麻”“東門之池,可以漚纻”詩句,描寫西周時期黃河流域的人們采取被西方人稱作“中國草”的苧麻,放在池水中漚泡提取纖維的情景,《詩經》中也多處描寫人們采集葛藤制作服飾的場景。和谷深刻體味到紡紗績麻是中國勞動人民在與大自然相處磨合中的文明創造,他從先民的“而衣皮葦”敘述到“婦織而衣”,再到李白詩中“秦桑低綠枝”描繪的唐時桑樹遍植的景象,敘述了棉花進入中國的路徑。又以元代黃道婆改良棉紡織技術和工具的故事,顯示松郡棉布、衣被中華的盛況,也由此揭示上海在中國近代紡織業中的地位來自古時棉布業的發達。清末洋務運動中以李鴻章、張之洞為代表的洋務派開創中國現代紡織業,浩浩長江上只見商船往來、帆檣影動。

        在陜西文化沃土里孕育、生長的和谷熟稔陜西農耕與紡織史,更清楚這一承載著周秦漢唐風姿流韻的中華古文明發達地域走向現代化道路曲折而堅定的步履,因此在他開篇描述的“渭城朝雨浥輕塵”詩境中,我們仿佛被帶到古時千帆競渡的咸陽古渡,目睹那漢唐時期長安的絲綢,明清時涇陽、三原的棉花都在這渭河上轉運擺渡,還有清末奇女子周瑩憑借棉花創造的陜商傳奇,而當我們的目光掠過關中平原,停留在20世紀40年代陜甘寧邊區大生產運動的陜北黃土高原上時,仿佛又看到周總理用過的紡車,吳伯簫筆下《記一輛紡車》中描繪的天地是廠房,深谷是車間,號令之下百車齊鳴的盛大紡線景象。和谷從幼年趙夢桃、翟福蘭等從河南逃難而至陜西寶雞蔡家坡,又從這里走進西北國棉一廠的人生經歷中,折射出近代陜西棉紡織業一角。那是以西安大華紡織廠、咸陽紡織廠、蔡家坡紡織廠、申新紡織廠為主體組成的近代陜西棉紡織業。近代西部中國第一條現代交通運輸線隴海鐵路不僅溝通了中國西北、華中和華東地區,也為陜西近現代棉紡織業發展創造了條件??箲饡r期隴海線曾將大量遭受戰爭創傷的河南難民帶到陜西各大中小城市和鄉村,在和谷講述的西北國棉一廠第一代紡織女工的故事中,我們清晰地看到隱藏在陜西紡織文化里的河南文化元素。

        在黃河流域渭水之濱,這里曾經流傳嫘祖教民植桑養蠶和后稷教民稼穡的故事,是中華文明肇始地,和谷以共和國第一座現代紡織廠西北國棉一廠七十余年與中國近現代紡織工業發展同呼吸、共命運的紡織故事,不僅呈現了中華文化發源地生發出來的現代工業文明,而且展現了以咸陽為代表,包括西安、寶雞等陜西重要城市在內,在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中迅速崛起為我國棉紡織工業重要基地的歷程。作家目送著挪動三寸金蓮的曾祖母、祖母、母親們身影遠去,目送著農耕時代的紡車和織機進入歷史博物館,他以書寫浸潤在秦漢文化里的古都咸陽從傳統走向現代的過程,展現千古秦都在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強勁東風下,通過歐亞大陸橋將產品輸往中亞或更遠的地方,從而呈現一幅現代中國在西部開啟的美好圖景。

       

        女性吟唱的青春贊歌

        現代紡織業締造了一個以女性為主體的勞動群體——紡織女工。因此,《綻放》是為共和國女性吟唱的青春贊歌與勞動壯歌,桃花意象是和谷精心為趙夢桃及夢桃小組姑娘們,乃至整部作品所設計的一個文學意象,也是女性之美的一個富有詩意的比喻。作品扉頁上引用“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詩經》詩句,文本中多次出現桃花綻放的景觀描寫,桃花是統攝全書的核心意象,是夢桃精神外在顯現,隱喻著紡織女工最美青春的綻放,并隨著年輪和季節更替,而這正是夢桃精神代代相傳的象征。與《詩經》詩句并置的還有作者引用的俄羅斯民歌《紡織姑娘》再次渲染了作品的女性主題,以此昭示我們《綻放》塑造的是現代紡織女工群像。夢桃的姐妹們從女兒到母親,再到祖母,她們曾在青春的奮斗中綻放了自己如花般絢麗的人生,而因常年工作在棉絮漫飛、空氣潮濕、污染很嚴重的生產環境中,不絕于耳的機器轟鳴聲,以及車間內不停的走動,都使許多紡織女工患有嚴重的職業病,然而夢桃小組的姑娘們卻以勤勞雙手織就五彩中國夢。

        《綻放》濃墨重彩地展現了女性在現代中國建設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在馬克思主義者看來,婦女的解放是衡量一個社會進步的重要標尺之一。新中國成立以后,國家以立法形式賦予女性與男性平等的地位,并將男女平等思想在實踐中貫徹執行,因此,在社會主義建設中,中國女性是一支生機勃勃的主力軍。20世紀50、60年代曾有兩類女性形象引人注目,一類是紡織女工,那時的《人民畫報》上刊登的紡織女工照片會令每一位女子羨慕、向往,曾經創造“郝建秀工作法”,一個人改變整個紡織業的郝建秀1951年被授予全國勞動模范稱號,應邀參加國慶觀禮,受到了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接見,因此,紡織女工是全國女子心之所向的對象。另一類是女拖拉機手。梁軍是登上《人民畫報》封面人物的中國第一位女拖拉機手。那時坐在高高拖拉機上的女拖拉機手與工作在隆隆機器旁的紡織女工是新中國工農業現代化的表征,彰顯著“婦女能頂半邊天”的時代思想和社會理念。

        無疑,新中國女性呈現給世界一個現代中國欣欣向榮的圖景,和谷以紀傳文學體例將十三位傳主故事連綴起來,不僅勾勒出夢桃小組近六十年發展軌跡,也描摹出中國女性在現代中國的人生命運鏡像。趙夢桃等女性經歷從舊社會的窮人家女兒轉變為新中國技藝超群的紡織女工、勞模,受人尊重敬仰,趙夢桃被選為黨的八大代表,曾隨中國代表團赴蘇聯訪問,擔任過全國群英會執行主席。劉小萍曾是2008年奧運會火炬傳遞手,夢桃小組十三位組長中有十一人分別出席過全國黨代會、人代會、工代會、婦代會,她們曾提出過將高素質產業工人隊伍建設納入到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的議案,她們中有的再進修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有的將所學的知識運用到實踐中,有的在工廠里做了領導,有的則因病痛離開紡織一線后,仍做著各種社會工作。夢桃小組紡織女工的人生告訴世界:中國女性不再是檻內人,她們的人生不再是以孩子、丈夫為中心,活動的空間也不是以家庭、產房、廚房等為半徑,而是以更為廣闊的社會生產與生活空間為活動范圍,她們不僅改變了傳統中國女性無歷史的命運;改變了中國女性曾經為奴、為物的形象;也改變了以往中西方文化里的女性負面寓意,相比于五四時期的“娜拉”,“我是我自己的”魯迅小說中的子君,《綻放》里書寫的紡織女工以高揚的主體性登上現代中國舞臺,以靈巧的雙手織出了自己的錦繡芳華,也在鐫繡著現代中國歷史與現實生活的綢緞上,點綴上一個個不朽的普通紡織女工的名字,而在筆者看來,這個名字也被稱作為人民。在和谷激昂秀美的共和國最美奮斗者女子群像的書寫里,以女性人生命運表明現代中國女性意識的覺醒,大國工匠精神的擔當,從女性身上讓世界看到一個民主、日新月異的社會主義現代國家,看到中國人民在勞動與奮斗中自由發展,美好而生,正如那三月里的桃花笑春風!

       

        百卉芳華的美好生活

        《綻放》書中以陜西咸陽西北國棉一廠七十余年發展起伏擘畫現代中國紡織業發展的圖景,作者以匠心獨運的敘事結構、詩化細膩的語言、真摯深沉的感情為共和國紡織女工譜寫了一曲勞動壯歌、青春之歌、芳華之歌,最令人怦然心動的莫過于《綻放》中九幀夢桃小組集體照和一幅幅紡織女工的工作照。真可謂:日行萬步紡紗女,留得白絲織錦衣。照片上這些笑意盈盈的姑娘們,是從20世紀50年代至2020年六代夢桃小組的姑娘們,最早那幀照片上有新中國第一代紡織女工杰出代表趙夢桃,關于她的故事曾有一幅幼年夢桃逃難到陜西的情景深深印在我們腦海里:1949年春寒料峭之際,豆蔻年華的小夢桃與母親一起乘坐一輛鐵輪馬車,在疲憊不堪中來到陜西寶雞蔡家坡,然而就在這時她夢到了一枝鮮艷的桃花;同為新中國第一代紡織女工的翟福蘭等都曾與趙夢桃有著相似的人生經歷,或在1942年河南大饑荒中沿隴海線,乘坐悶罐火車來到蔡家坡,或在饑寒交迫中流落到陜西某個小村莊,然而后來她們都有幸進入了西北國棉一廠。20世紀50、60年代這一代中國紡織女工都曾在新中國成立前有過顛沛流離的人生際遇,新中國成立后曾為國家經濟發展作出過重要貢獻,因此這一代紡織女工曾是新中國冉冉升起的現代工業文明象征。這九幀照片里還有走在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春風里的王廣玲、張亞莉、韓玉梅們。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紡織工業進入以品種求發展,以質量求生存的發展時期,中國人自己生產的布料終于能夠滿足人民的生活需要,而且出口世界多個國家,這一代紡織女工也作出了自己應該作出的貢獻。照片中還有處于20世紀90年代中國社會大轉型時期紡織行業艱難,但經受住了經濟風云考驗的劉育玲、徐保鳳們;有在21世紀第一個十年市場激烈競爭中,仍初心不改、手把紅旗旗不濕的周惠芝、劉小萍們;有乘著“一帶一路”長安號快車發展的王曉榮們;有在咸陽新興紡織工業園里工作,徜徉在一片雪白世界的何菲們。

        六代夢桃小組歷經中國現代紡織業發展的不同時期,照片上她們身后的背景已從車間廠房門前轉變為寬敞明亮的現代化大車間,她們的衣著已從20世紀50年代的花棉襖換成了羽絨服,現在或為祖母、母親、妻子、女兒,或已離世,或辛勤耕耘在車間,一代又一代夢桃小組的姑娘們當老一代退出機器轟鳴的車間,新一代便雨后春筍般成長起來。和谷以紀傳文學體例將十三位夢桃小組長的故事連綴起來,便描畫出夢桃小組近六十年發展足跡,展現出中國女性昂揚奮進的美好形象。我們永難忘在參加完全國勞模會返程火車上苦練雙手攪皮棍技術的趙夢桃;永難忘坐著解放牌汽車進入西北國棉一廠愛唱歌的王西京;永難忘大年初三在大街上尋找小組姐妹的翟福蘭;永難忘從插隊知青而入廠做了紡織女工的劉曉榮;永難忘來自遼闊大草原卻扎根三秦大地的徐保鳳,一代代夢桃小組的紡織故事是七十余年共和國女性成長、發展的寫照。一幀幀夢桃小組照片展現的紡織女工群像與十三位夢桃小組長的故事相得益彰,顯現出青春因為奮斗而永遠無悔的人生意趣,人生因為拼搏而溫馨如春的美好。這一群群笑靨如花向我們走來的女子以自己的人生告訴我們,也告訴世界:中國紡織女工是共和國最美奮斗者!新中國的建設者!新生活的書寫者!生活的熠熠光輝在于不懈奮斗,人生的璀璨絢爛在于不斷創造。

        裊裊細柳邊,滔滔渭水旁,那一張張洋溢著青春、理想的臉龐,那一雙雙厚繭滿布又緊握命運的手掌創造了人間的美好、生活的光暈,就像和谷在書中引用20世紀80年代著名歌曲《金梭與銀梭》中所歌唱的那樣:金梭和銀梭匆匆眼前過,光陰快似箭提醒你和我,年輕人快發奮,黃金時光莫錯過。顯然,《綻放》之中,大地因不懈逐夢而走向豐盈;《綻放》之外,生活因這些共和國最美奮斗者而更加美好。

       

        歷久彌新的夢桃精神

        當代中國著名作家陳忠實在其《尋找屬于自己的句子》一著中曾講:在木犁、棉布、饑餓、災荒和瘟疫世象彌漫了兩千年的白鹿原,還有一部《鄉約》的存在。即是講,在中國大地上,當廣大民眾滿足了基本物質生活需求之后,精神的力量不可或缺。每一個民族都有她偉大的潛在的生命力和精神力量,貫穿《綻放》全書的一條鮮明主線是夢桃精神。這種精神是由西北國棉一廠第一代紡織女工趙夢桃所創建,六代夢桃小組代代相傳的忘我勞動的敬業態度、責任意識、奮斗精神、助人為樂的高尚風格、實事求是的思想作風、虛心好學的優秀品質,搶困難的實干精神是其體現。它產生于新中國建立伊始,國家迫切需要廣大人民群眾投身火熱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在各條生產戰線上涌現出一大批杰出的勞動模范,以趙夢桃為代表的新中國第一代紡織女工以精益求精的勞動奠定了新中國發展基礎,也用她們的青春和熱血映照了一個欣欣向榮的新中國。這種精神在不同時期不斷發揚光大,成為一種內在理性凝聚,顯現為一種感性的生命力量。中華民族自古有女媧補天、精衛填海等故事,彰顯著中華民族不畏艱難、敢于拼搏的奮斗精神,也激蕩著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綿延不絕的開拓進取、勞動創造的民族心性。

        貫穿于《綻放》中的夢桃精神高揚中國人民自強不息、無私奉獻、迎難而上、努力奮斗的民族精神。近六十年里夢桃小組始終堅持高標準、嚴要求,不斷在技術上發明、創新。趙夢桃摸索出了一套巡回清潔檢查操作法,翟福蘭完善了四個紡化纖紗操作要領,劉小萍提煉出了高支紗落紗操作法、高支紗清潔操作法等,王曉榮創新出高質量、高效率的包卷粗紗方法。近六十年中夢桃小組歷經了我國體制變革、企業改制破產重組、搬遷入園等重大社會變革和重要事件,夢桃精神卻穿越時空代代相傳,引領人們不斷去追求美好新生活,不斷去創造人生真、善、美境界。

        夢桃精神也以多種具象形態存在于《綻放》里。20世紀80年代趙夢桃漢白玉像落成西北國棉一廠區,夢桃小組長們帶領姑娘們常來這里瞻仰大姐容顏,在夢桃小組這面旗幟下,她們以青春伴紡車,在機杼聲里譜寫了一曲共和國紡織壯歌;1989年電視劇《趙夢桃》開播,以影視形象再現趙夢桃精彩而奮進的一生;2012年由夢桃小組退休人員組成的服務隊成立,夢桃精神歷久彌新;2017年趙夢桃紀念館正式對外開放,夢桃精神喚起人們共同暢想那激情澎湃的歲月和青春;2018年全國首個以紡織工人命名的夢桃公園建立,夢桃精神顯現為一系列具有象征意義的紀念碑;晚近西北國棉一廠子弟小學成立了趙夢桃班、夢桃小學、夢桃中隊,孩子們追尋著夢桃的足跡,心中樹起一座榜樣的豐碑。還有《綻放》書中那些俯拾皆是描寫夢桃的詩文,在作家和谷描寫中如詩畫,似桃花。夢桃精神是熔鑄在中國紡織業里最美奮斗者的行業精神,也以各種形態存在于咸陽這座千年古都里。去年十月的一個清晨,筆者走進西北國棉一廠,趙夢桃漢白玉雕像矗立在綠蔭叢中,座基上鐫刻著習仲勛所寫的“夢桃精神,代代相傳”的字跡,這里是西北國棉一廠舊址所在的夢桃主題文化園,此時園內的紅月季開得艷麗欲滴。不言而喻,手工紡織時代已遠去,就是距離今天最近的20世紀50、60年代共和國工業建筑也已成為遺址,而永不更改的是夢桃之花年年盛開,芳香四溢。

        千載渭水東流去,廊橋古渡氣象新。一座座現代鐵橋橫跨渭河上,一架架銀鷹掠過西安咸陽機場上空,這座誕生夢桃精神的現代紡織工業城市,永遠激蕩著共和國第一座現代紡織廠昂揚奮斗的精神,永遠銘記著為共和國現代化建設作出重要貢獻的中國紡織女工。

       

        《光明日報》( 2023年03月09日 14版)(作者:劉寧,系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文學藝術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2021精品1区2区3区芒果_亲爱的老师5在线观看中文_大佬塞玩具无法走路_狼群西瓜视频在线观看

      1. <code id="dx5wh"><nobr id="dx5wh"><track id="dx5wh"></track></nobr></code>
        <object id="dx5wh"></object>